80后卡奴偽造證件辦90張信用卡批量詐騙

編輯:大兵 2010-07-10 14:40:46
分享到

一名“80后”待業人員,以招工為名,騙得大量應聘者的身份證復印件后,持偽造的個人收入證明等虛構了多家單位,以給集體申領信用卡的名義分別在兩家銀行批量辦理信用卡計90張,在短短的6個月內,瘋狂透支人民幣30余萬元用于揮霍。這起信用卡批量詐騙第一案近日在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人民法院審結,被告人姜楊被法院以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并判決追繳贓款30.7萬余元。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目前信用卡申領有著嚴格的審核程序的情況下,被告人竟能如此輕松地“批量申領”信用卡并瘋狂詐騙,暴露出了目前銀行存在的無序競爭的弊端。

小混混覬覦信用卡透支“商機”

現年29歲的姜楊,是江蘇省鎮江市人。因家境原因,高中畢業后姜楊就在家待業,一晃就是5年。2005年5月,姜楊母親因擔心兒子長期無業會生出亂子,便東挪西借,資助姜楊注冊了鎮江金順食品有限公司,從事干貨和水發產品生意。

剛開始,姜楊為自己終于有了奮斗目標而感到高興,也想借此盡快脫貧致富,還能用心打理著生意。

為了方便經營款項的往來結算,姜楊申領了一張可透支銀行信用卡。可是好景不長,他對經商的新鮮感就因經營的枯燥、辛苦而煙消云散,加之資金鏈斷裂,缺少經驗,公司很快因經營不善陷入了困境。苦撐苦捱了兩年,非但沒有賺得大錢,反而欠下了一屁股債務,姜楊索性關門大吉,重新退回到了待業的狀態。

此后,姜楊便無所事事,開始泡酒吧、打麻將,渾渾噩噩地打發時光。如此高消費很快便讓他捉襟見肘,于是,姜楊就用手中的信用卡透支。可是,銀行很快就來催要,讓他不勝其煩。面對頻繁催要的電話和信函,姜某靈機一動:“如果透支的是他人的卡,銀行不就找不到我了?”

“靈光”一現,姜某為找到財路而激動。

那別人的銀行卡從哪里來?經過打探,姜楊聽說,現在很多銀行都在搶發銀行卡爭奪市場份額,常常有銀行工作人員到單位推銷,承諾可以為職工集中批量辦理可透支的銀行卡。

為了驗證此消息,姜楊決定到銀行去試探一下。一天,姜楊來到市區一家銀行營業廳,見一名銀行工作人員笑臉相迎,便煞有介事地問道:“我是金順公司的會計,單位想為所有職工集中申領信用卡,經理讓我問一下是否可以?如果可以,如何辦理?”

“當然可以!”見有如此好事上門,銀行工作人員便熱情地介紹道,“憑申請人填寫的申請表、申請人的身份證復印件以及單位出具的收入證明,就可以集中為職工辦理了。”

“申請人要不要親自到銀行來辦理呢?”姜楊又問道。

“按規定是需要的。”銀行工作人員頓了頓,又說道,“不過,單位集體申領的,要求職工全部到銀行來也不太現實。你可以讓他們先簽好字,然后銀行審核時,可以打電話給他們進行核實。”

“那我先帶些申請表回去,等向經理匯報后就過來辦理。”姜楊從銀行工作人員手中接過一疊申請表,轉身離去。

申請表已經搞掂了,收入證明自己就可以出,剩下的就是身份證復印件!

那么,怎樣才可以搞到大量的身份證復印件呢?姜楊經過苦思冥想,決定到勞動力市場,以單位招工為名,騙取招聘者的身份證復印件,然后再到銀行申領透支消費信用卡,套出錢來供自己使用。

“批發”信用卡瘋狂套取銀行資金

2008年4月11日,姜楊懷揣那張已經作廢的金順公司的營業執照,忐忑不安地來到勞動力市場,心想如果市場人員發現他的營業執照作廢而不讓他入場招聘,那他的一切計劃就全部泡湯了。可是,讓姜楊欣喜若狂的是,市場工作人員沒有認真審核他的資料,交了200元便讓他入場設攤進行招聘。

姜楊需要的只是報名者的身份證復印件,并非真的招聘,開出的招聘條件十分的誘人,不長時間,幾十名來自農村或城郊的找工者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就將身份證復印件交到了姜楊的手中。

接下來,姜楊以每月200元的房租,在市區租賃了一間簡易房,門口裝了一只信箱,供銀行投寄信用卡用;在房子里裝了一部固定電話,并購買了十幾部“山寨”手機和小靈通,以應付銀行的查核。

姜楊從騙來的身份證復印件中挑選了十幾張,填寫了信用卡申請表和收入證明,并在收入證明上加蓋了金順公司的公章。為了不讓銀行看出破綻,他以不同的筆跡在部分申請表上簽上申請人的名字。其余的申請表,他則是到電腦游戲室,以簽一個名字50元的價格,找一些學生簽上申請人的名字。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您可能也感興趣的文章
新疆25选7开奖规则